欢迎光临北京月嫂网
加入收藏夹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新闻动态>
星级月嫂最低工资6400,北京工会维权有力量
来源:  作者:
2009年8月,北京市开展基层工会人员职业化的试点工作。经过一年多的积极探索,这支专职队伍已成为职工们的主心骨,甚至有单位无处招聘人员、周边环境卫生糟糕、门前有车乱停乱放等大小事情,只要反馈到基层工会人员那里,几乎都能得到解决。与此同时,这支深入基层的队伍,在推进组织建立、加强制度建设、参与社会服务和公共管理方面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时至今日,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街道工会工作委员会副主席蒙玉玲,谈及持续了一个月的工资协商,还是觉得兴奋和激动。9月初,《海淀区花园路地区家政服务行业工资协商协议书》获得68名职工代表的全票通过。自此,这一地区8家家政公司的6500余名家政服务员将按岗位评级拿工资,星级月嫂每月最低工资为6400元。   在花园路地区,蒙玉玲被人习惯地叫做“蒙主席”,要说她的具体称谓,应该是“专职服务工会的社会工作者”。 “十年磨一剑”培育专职工会队伍   早在2000年前后,新经济组织和新社会组织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迅速涌现。但这些组织有的缺少上级主管机构,有的对建立职工组织缺乏了解,加之各街道乡镇缺乏人手,导致基层工会工作形成空白,北京的情况则更为突出。   “当时很多基层工会对辖区的情况说不清楚,包括有多少非公经济企业存在、职工队伍的规模怎样,收取会费更是难上加难。”北京市朝阳区的一位基层工会人士回忆说。为此,朝阳区聘请了一些退休的、有过群众工作经验的党政干部来做这些摸底的事情。“这些人都是自愿发挥余热,直到2003年、2004年,补贴也只有三五百块的样子。”   这些人的工作做得不错,北京的各个区县相互学习效仿,经过几年的发展,这支队伍逐渐壮大。到2007年,北京大部分的街道乡镇至少有一名工会助理员,也就是现在的专职服务工会的社会工作者的雏形。   2009年年初,《北京市总工会关于加强法律服务工作的实施方案(试行)》明确提出,以市、区县、街乡三级服务体系为载体,建立和完善劳动争议调解、劳动法律监督、劳动法制宣传教育和工会法律援助等各项机制;以引入社会化维权力量为突破口,建立完善法律服务体系,全面提升工会法律服务工作水平,不断满足职工需求、维护职工合法权益,推动劳动关系和谐稳定。   “北京提出建设服务型工会是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形势的客观需要。”北京市总工会主席梁伟表示,随着社会经济成分、组织形式、就业方式、利益关系和分配方式的多样化,特别是第三产业和非公经济迅猛发展,农民工和非公企业职工、劳务派遣工、非正规就业人员呈现数量大、就业分散、流动性强、维权能力弱的特点。工会作为会员人数最多的社会团体,在工作领域、维权重点、运行机制、工作方式等方面需要发生相应变化。   同年8月,为配合12351职工热线和网络信息平台的开通,北京试图打造一支包括大学生助理员、工会劳动保障协管员以及各类补充人员的社会化专职工会工作者队伍,他们活跃在全市553个工会服务中心(站)上,而每个工会服务站点都有统一标牌、规章制度和工作流程。 专职工会人员主体作用日趋显现   和蒙玉玲一样,北京龙潭街道工会主席刘锐也是其中一员,他和两名助理员、三名协管员每天都是忙碌的状态。“过去,我们只管检查企业发放的工资是不是达到了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现在则需要帮助每个单位的职工同老板协商。如果遇到辖区单位发生劳资纠纷问题,我们还要帮助调解。”刘锐说。   辖区内光明北里社区有行业不同、规模迥异的11家单位,包括烟酒铺、小饭馆、美发店、公共浴池等,九成店员是外地人。街道工会首先向这些单位的100多名职工发放问卷,随后又召集每个单位1名职工代表召开座谈会,要求职工代表不能为老板亲属。   同职工代表商谈后,工会又聚齐了所有企业老板座谈。“这是个很艰难的过程,仅把所有企业老板约齐,就花了一个月。”刘锐说,最终达成社区内企业入职工资1200元,工资年递增10%的共识,所有单位统一签署工资协议,每个单位又单独签署细化协议,对技术含量较高的工种约定了更高的入职工资。这一结果得到了所有职工的认同。   北京市总工会副主席韩子荣介绍,对于专职工会人员的遴选,以北京招收的社区工作者为依托,通过审查、笔试、面试、考核、培训等阶段,从中挑选出了符合要求的从事工会服务的人员。“这些人以派遣的形式进驻到商业楼宇、街乡社区、区域范围内的总工会和联合工会中担任要职,目前已有多人担任了基层工会的专职主席。”   为了提高这些人员履职尽责的能力、确保能为职工说话办事,北京各级政府部门加大了资金保障。目前这些人员的收入包括五险一金和补贴,由市、区县、街乡财政各负担1/3,不久前又参照社工的标准有一定涨幅。他们还可以参加社会工作师的职称考试,收入和职称高低直接挂钩。   与此同时,北京还酝酿委托考试中心不定期地举行资格认证,以行政执业能力和工会基本的业务知识为主要内容,衡量人员的水平和能力。未来,北京有计划进一步调研,人员待遇参照全额拨款事业单位。 收编企业工会主席是发展方向,但需逐步推进   今年以来,受国内一系列职工维权事件的推动,特别是基层工会负责人的立场不同和工会经费受制于企业,导致工会在劳资冲突时,难以有力维护工人的利益,全国总工会有意提速工会改革的进程。今年7月,全总通过决定,要求2011年底,全国乡镇(街道)工会、区域性、行业性基层工会联合会聘任工会工作者的工资由上级工会分级负担。北京成为全国10个试点城市之一。   “基层的工会主席帮助职工维权具有先天的优势,可他们基本都是行政指派或任命,探索改变这部分人和企业的依附关系,真正发挥维权的主体作用,为更多的工会会员办事,是大势所趋。”业内人士坦言,启动民主程序的“直选”模式并不难,由上级工会担负“直选”主席的薪酬也不难,可是当选之后,意味着自己炒企业的鱿鱼。一旦将来期满不再任用,或者因不能正确履行职责而被撤换或罢免,直选主席便成了社会的失业人员,需要寻找工作的难度可想而知。“可见,基层工会主席很难放下‘饭碗’。在这种情况下,只能两条腿走路,先把专职服务工会的社会工作者这块做好,企业工会主席转换角色还需逐步推进。”   事实上,基层工会要想发挥作用,自然需要来自上级工会组织的支持,但是归根结底,工会的力量来自于工人,只有获得他们的拥护和支持,基层工会组织才能具有真正为工人维权的动力。因此,基层工会主席无论是委派专职的社会工作者,还是以“直选”的形式产生的人选,“饭碗”独立仅仅是第一步。当前,北京专职服务工会的社会工作者之所以获得了认可,正是由于他们想职工之所想、急职工之所急,营造了良好的工作氛围,最终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上一篇: 省总工会高级月嫂培训班即将开班
下一篇:没有了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