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北京月嫂网
加入收藏夹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新闻动态>
我市“北京月嫂”掀返乡热潮
来源:  作者:
近日,记者从市劳动就业局人力资源市场和市妇联了解到,我市“北京月嫂”近期出现了返乡热潮,市劳动就业局人力资源市场副主任张跃军告诉记者,因为我市近年来对月嫂的需要越来越多,价格也一再炒高,因此,如今已有50%的“北京月嫂”返回到鹤城工作,为我市的育婴服务行业输入一股强有力的新鲜血液,使我市月嫂的服务水平迈上一个新台阶。这些归来的“北京月嫂”备受鹤城母子的青睐,受到许多待产家庭的热捧。   “北京月嫂”是由市劳动局和市妇联、市总工会,联合北京的“月嫂家政公司”给予培训,取得优异成绩后由市劳动局颁发初、中、高级“月嫂证”,之后被输送到以北京为主的各大城市。在那里,她们用所学的知识大展身手,从看护大小孩,再到小小孩,成为业务精湛、手法娴熟、经验丰富的“月嫂”,也因此得名“北京月嫂”。   张跃军说,在育婴行业兴起的前三年,我市的“月嫂”服务价格与北京相比差距过半,许多获得“月嫂证”的月嫂也因此选择了离开乡土,远赴京城。   现如今,随着我市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加之现在的适龄人群大多是独生子女,除了父母外,还有祖父祖母、外公外婆,可谓“万千宠爱在一身”,所以在对“月嫂”的需求上,是不惜一切代价地想找个优秀的护理人。需求的加大,让我市“月嫂”的服务价格与北京基本相仿,许多“北京月嫂”纷纷回家乡工作,出现了“北京月嫂”归乡热潮。   另外,还有一些其他因素,比如“北京月嫂”多为4050人员,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远方的家人时时刻刻萦绕在她们的梦中……   而目前没有归乡的人,多是因为手头上有不能马上放下的工作,或是与雇佣者关系良好不忍抽身离去,或者也有子女就在北京工作的,所以仍留在北京。   在采访中,北京特可欣月嫂公司的刘爱东经理告诉记者,有“月嫂证”的工作人员,通过在北京加强培训(如入户须知、职业道德、心理辅导、地域培训、专业知识培训等)和月嫂实践,经验丰富了,技能过硬了,道德更规范了,非常受当地人欢迎。但由于家里的亲人更需要自己,所以“北京月嫂”更愿意回到家乡、回到亲人身边工作。公司的工作人员申月华说,今年“五一”期间,仅特可欣的“北京月嫂”就有30多人回到了齐市,正在鹤城的母婴客户家中工作。   于是,记者拨通了其中两名“北京月嫂”的联系电话。   赵忠秀,45岁,原在市妇联培训后获得“月嫂”证,后又在市劳动局高级育婴班学习,取得了“高级月嫂证”,于2008年去北京工作。她说:“我每年至少要照顾8、9个婴儿,在今年5月份的时候,母亲有病住院手术需要看护,我便回到了齐市。当照顾好母亲的病后,齐市也有了照顾育婴的活儿,我便在家乡上岗,而且活儿也能接得上,工资也不比北京少,还不用离家在外,能多照顾母亲和家人,所以我就不想走了。”   现年50岁的明淑艳,已有五六年的月嫂经验,在“北京月嫂”中被称为“金牌月嫂”,她的单子一户接一户。她说:“我是2005年开始做月嫂的,原在上海红房子医院对母婴进行陪护,在小姑子的公司工作,经过学习实践取得‘高级月嫂证’。后来,丈夫在上海去世,为离开伤心地,我便到了北京工作。在今年4月16日,女儿生孩子我回齐市帮她带孩子,后来这里的单子也接上了……”交谈间,电话那头孩子醒了,明淑艳便匆匆挂上电话去照料孩子了。   “有了北京月嫂的照顾,我们母子都很健康,虽然支付的费用高了点,但我觉得很值。”在采访中,一位刚坐完月子的母亲兴奋地告诉记者。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